克利的色彩完全是不同于他们的,包括瓦西里·康

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日拍及当代艺术日拍将于今周拉开帷幕,与国立包豪斯学校百周年纪念同表志庆。

其次,保罗·克利深厚的素描造型功底是其艺术创造能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方面。米开朗琪罗曾说:“掌握了这种东西的人,可以相信自己占有着一笔巨大的财富。”保罗?克利可以说是深谙其中的秘密,在素描上做足了功夫。在保罗?克利22岁的时候就考察了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这为他的成功做了很大的前提。意大利的古典艺术对他造型能力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他是一个艺术家,确切地说他更是一个素描造型家。其在35岁之前都是在研究着素描造型,深厚的素描功底为其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在创作中,保罗?克利有时候就用一根简单的线条就把人物形象表现出来。如作品《美丽的园丁》,就是几根简单线条的组合,而一个服务生的形象就表现了出来。点、线在保罗?克利的画笔下都已化成了音乐的音谱,只要用眼睛去审视马上就会有演奏的效果。

图片 1约瑟夫·亚伯斯《向正方形致敬习作:三红与赭石》,1956年作估价:300,000 – 400,000 美元

再者,保罗·克利天生拥有色彩的天赋,他把色彩玩活了。“我被颜色所主宰,我不需要去抓住它,颜色永远控制着我……这是幸福时刻的感受,颜色和我已经合为一体……我是画家。”这是保罗?克利对色彩的感言。在初见他的色彩画时,也许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因为在“野兽派”中色彩已经被玩得很好,很有视觉的冲击力。但是保罗?克利的色彩完全是不同于他们的。“野兽派”玩的是色彩的表面感觉,而保罗?克利是对色彩内涵的把握,是对音乐与美术的结合点在做理性的思考。

包豪斯在新址大建风格前卫的现代建筑,设立工作室及教学宿舍,而康丁斯基就与保罗·克利同住一寓,从公寓内可俯瞰花园景致。他与费宁格和拉士罗·摩荷里·纳基跟任教授一职,教导学生艺术及设计必修入门课程,并讲授当时最创新的艺术理论。

保罗·克利的画作多以油画、版画、水彩画为主,代表作品:《带风景》、《老人像》等人物画等都是他的代表作。古根汉美术馆等美术馆都有收藏他的作品。

当一个人感受过色彩的互动,便会发现自己有必要重建自身对色彩的整体观念及理解,以保持整体意识……当你了解到每种色彩都会随着环境改变而变化,最后便会发现,自己不但理解了色彩,更体会了生命。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1879年生于瑞士伯恩近郊的一个小镇。他的父母都是音乐教师。音乐在保罗?克利的成长中有着重要的影响。保罗?克利从小就有着音乐的天赋,可是他偏偏走上了造型艺术这条路。但是也正是由于音乐的缘故,阴错阳差造就了保罗?克利艺术创作上的成功。在他的作品里面观者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出作品中的强烈节奏感。不管是在物象的色块组织上还是点线的结合上,都是对音乐听觉艺术的图像解读。说到这里,与保罗?克利同时期的伟大艺术家康定斯基就不能不提及,保罗?克利和康定斯基同教授于包豪斯学院。包豪斯学院是西方一所比较现代的艺术学院,培养了很多现代型的艺术家,学院艺术理论对现在也很有影响。康定斯基是这所学院的艺术理论导师。其在《论艺术中的精神》中曾明确地论证了音乐与美术的关系。美术中的点、线、面相当于音乐中的节奏和旋律。美术中长短的线条就是音乐中的快慢节奏。美术与音乐一样,以其本身的因素传达着情感。在一定情况下保罗?克利是受了很大影响的。在理论的运用上,也是比较成功的一个,保罗?克利很完美地结合了听觉艺术与视觉艺术的美。在1932年的《前往帕那苏斯山》作品上有很好的体现。整个画面由一些钢琴键似的笔触,两黑一黄的三条线条组成。初看无疑就是一些色块的组合,给人的感觉很平常。但是当我们细细地品味每一色块的时候,就像是在听着一曲交响乐。轻重、浓淡的色块调子都化成了快慢、强弱的视觉音乐。

只有无常的抽象才是永恒。世界就是我的绘画主题,尽管那不是一个能够目见的世界。复音绘画比音乐优胜,原因在于旋律中的时间元素,在画作上构成了空间。

保罗·克利( Paul Klee 1879年12月18日-1940年6月29日),出生于德国艺术家庭,对后来他的艺术生涯奠定基础。年轻时受到象征主义与年轻派风格的影响,产生一些蚀刻版画,藉以反映出对社会的不满。后来又受到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和未来派的影响,这时的画风为分解平面几何、色块面分割的画风走向。后来在1920-1930年任教于鲍豪斯学院,认识了康丁斯基、费宁格等,被人称为四青骑士。1935年得到皮肤硬化症,1940年因心脏病而去世。

,M·诺德勒公司,纽约,

评论:他和他的朋友俄国画家康丁斯基,都是当时包浩斯的名师~

整整一个世纪前,国立包豪斯学校于1919年4月12日正式为首届莘莘学子敞开校门。这所德国艺术学院仅仅创校十四载,历届毕业生不足五百人;可是,它的诞生,却成为了艺术史源远长河中的分水岭。

尼罗河图例花园的记忆俘虏道路这就是保罗·克利和他的“音乐艺术”。

2019年11月13日

图片 2保罗·克利,《相学谜语》,1921年作估价:30,000 – 50,000 美元

约瑟夫·亚伯斯与康丁斯基、克利及费宁格一样,获包豪斯聘任教授一职。包豪斯停办以后,亚伯斯远赴美国,在多所艺术学府里授课,包括盛名远播的黑山学院。

尽管建校时光短暂,这座学府的教学理念独创先河,一直流芳后世。包豪斯的课程倡导艺术家打破传统中「艺术」与「工艺」的牢固藩篱,鼓励师生修习各式各样的形式技巧。

包豪斯在1933年停办以后,康定斯基为了逃避德国的政治风波,前往巴黎寻求庇护。康定斯基的1920年代艺术创作受他的包豪斯同侪保罗·克利影响,后者在这个时期的水彩及油画作品亦流露出相似的美学偏好;可是,康定斯基在巴黎的创作风格却与以往大相径庭。

亚伯斯最为人熟知的传世名作,是笔下的《向正方形致敬》系列。此系列作品一律呈现强烈的几何及抽象风格,着重色彩表达,甚至比构图形状来得更为重要。画面上可见三至四个正方形精密并排、彼此重叠,彼此颜色不一,将画作焦点投放于色彩的深浅之别,而非物体形状之上。亚伯斯偏爱以几何图形入画,从而凸显它们的人造特质;这种作画风格,使画作与自然主义更为背道而驰。

图片 3

伦敦及波士顿,1979年,无页数

图片 4约瑟夫·亚伯斯,《变体/砖坯》,1948-55年作估价:250,000 – 350,000 美元

约瑟夫·亚伯斯

凭借采用新媒材,费宁格在构图上勇敢创新,采用瞩目的对比色及大胆配色作画,与野兽派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是,费宁格却从未放弃他对工艺的热忱,更在往后数年逐渐加强油画上的工艺元素。

所有变体都建立于一个棋盘状的结构上。它令所有部份产生了一个明确的连结,从而将形态统一……这些基本元素,使色彩的区界关系变得明晰……颜料本身并无混合。透过调色刀,它们从颜料管中直接被涂抹在画板上,成为一块原色涂层,不多也不少,未经修改……最后,我剥夺了笔下强烈的光影对比。由于色彩没有深浅之分,没有渐变,所有色块都是扁平的,它们的形状便显得清晰分明,轮廓边界紧密咬合……画作的半透明感、融和感,和电影般的重叠感,纯粹是纯色排列得当的结果。

他曾为不同的美国及德国杂志绘制漫画,包括《哈珀的圆桌会议》、《柏林日报》及《幽默之叶》,并在1901至1903年出展柏林分离派展览。1906 至 1908 年间,他前往巴黎创作,并在1913年与「蓝骑士」合展,作品构图呈现立体表现主义风格,画中的图像让人联想起建筑物及航海机构。

图片 5瓦西里·康丁斯基,《硬软,390号》,1930年作估价:500,000 – 700,000 美元

费宁格的双亲是德裔美国人,虽然他在纽约市出生,费宁格却在欧洲发展事业生涯,与德国表现主义及欧洲前卫艺术同步崛起。

莱昂内尔·费宁格

画中的图像开始盘桓、滑翔,渐趋透明,仿佛比康定斯基其他包豪斯时期作品更为无形。

与康丁斯基雷同,克利也获魏玛包豪斯邀请前往授课。随后,他在1931年于德绍新校舍展开教授生涯。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转载请注明出处:克利的色彩完全是不同于他们的,包括瓦西里·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