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此次展览由前古根海姆总监,这次佳士得

上个月美国菲利普拍卖公司“策展”了一场艺术拍卖活动,而另一拍卖巨头苏富比也不甘示弱,再一次打破“行规”,开始举办名为“天赐喜剧”的现场零售展,毫无疑问这一展览在业内引起了巨大争议。

6165金沙总站 1

让我们惊叹的是拍卖行与艺术画廊之间的功能性在持续被模糊化。拍卖行开画廊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早在1996年苏富比就率先打破这一定式收购了Andre Emmerich画廊自己经营。佳士得更是紧跟其后,2004年买下Hall & Knight画廊,三年之后并购着名的Haunch of Venison画廊。与画廊商做相同的事情,直接把作品卖给私人收藏家已成了拍卖界的一大赢利方式。

佳士得艺廊开幕展美艺菁华

而本次展览苏富比似乎又趟出了新的赚钱模式——现场零售。这场名为“天赐喜剧”的展览引用意大利诗人但丁的诗歌为展览标题,展出的作品占据了苏富比York Avenue大道总部10层的全部空间。展览从上月底开始持续到10月19日,苏富比工作人员表示展览的四分之三作品都是现场出售的。

当拍卖行在拍卖之外,还借助画廊平台,加强私人洽购,是否会冲击当地商业画廊。

苏富比此次展览由前古根海姆总监,现任苏富比懂事Lisa Denison担当策展人,展览主题也定位在艺术品的“幽默”性上来,与但丁的诗歌“地狱”、“炼狱”、“天堂”三章遥相呼应。

早在2014年2月,香港中环历山大厦22楼一个超过250平方米的空间里正式成为佳士得艺廊。名为美艺菁华的开幕展览,展现了庞杂的趣味:安迪沃霍尔的《肥皂片盒子》、洪武年间的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克劳德莫内的《林梅斯的雪景》不仅涵盖多个门类,也并非件件都等着到拍卖会上待价而沽,而是分属于私人洽购、拍卖以及只展不售的纯展出三类。

展览中的绝大部分作品属当代艺术范畴,但也有一小部分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巴洛克时期艺术家Frans Francken的作品the Choice between Vice and Virtue, 就是展览的亮点之一。

如果说春秋两拍相当于一年放两次烟花的话,那么佳士得艺廊开幕之后,我们就是打算月月放烟花。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据她介绍,香港佳士得在五年前就拥有了自己的艺术空间,这次佳士得艺廊开幕,无论从面积还是功能上而言,都相当于一次扩建:佳士得艺廊将会是一个多功能空间,包括承接日常的拍卖、通过展览销售承接集团私人洽购的任务;更多地进行非盈利或者公益性的尝试,包括支持本地的艺术机构以及进一步推广免费的佳士得艺术论坛等;最后则是为佳士得艺术学院的学生提供春秋两拍外,更具弹性的观摩空间。

另据悉,本次展览的作品价格悬差相当大,从3.5万美元的Sante d’Orazio摄影作品到比利时绘画大师Frans Francken价值1000万美元的油画作品不等。

把西方带过来

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这次扩建,除了因应佳士得从1766年在伦敦的第一次交易起,逐渐拓展成集鉴定、评估、拍卖、保管于一身的巨型拍卖行这一发展逻辑,也看中了方兴未艾的亚洲艺术市场。魏蔚表示,佳士得去年决定在香港引入艺廊,主要依据正是因为亚洲区业务的高速增长以及亚洲藏家迅疾的成熟速度。据佳士得数据显示,佳士得2013年仅香港拍卖成交额已上涨32%。而佳士得首席执行官马文斐去年秋拍结束后,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藏家转向西方艺术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

我们现在愈来愈多在伦敦、纽约、巴黎的拍卖会见到亚洲买家,他们日益成熟的鉴赏能力以及广泛的爱好,令我们觉得香港佳士得现有的7个部门,无法满足买家的需求。魏蔚说,佳士得艺廊开幕就更显得顺理成章。与其让大家舟车劳顿去海外,不如我们把西方带过来。

拍卖行画廊的DNA

6165金沙总站,在魏薇看来,拍卖行画廊的DNA和一般画廊并不一样:即使是为销售的展览,还是希望连续起来能呈现一个完整的佳士得。她介绍,要完成美艺菁华这个开幕展,统共横跨7个部门,费时5个月,把这个工作交给任何1个部门,都是件压力过重的事。而佳士得艺廊将于4月5日举行的首场拍卖亚洲20世纪及当代艺术:Asia+虽然由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负责,但仍需要跟佳士得各个地区代表处联络,毕竟不能等客上门。魏薇认为,以后佳士得艺廊可能会专门聘请业务经理协调每次展览,但每个项目都会以团队方式运作。

本文由6165金沙总站发布于注册送28元体验金app,转载请注明出处:苏富比此次展览由前古根海姆总监,这次佳士得

相关阅读